成都麻将如何算番|成都麻将翻数计算,成都麻将怎么算钱

成長中,總會遇到這樣一個人

作者:申姜 來源:《意林12+》

  如果你在青蔥時代是這么一個人——特別老實,把老師和家長的話當圣旨,上課不搞小動作,學習還湊合,當著芝麻大的官兒,那么老師一定給你安排過這么一個同桌——頑劣異常,從來不寫作業,上課必定搞小動作,逃學和請家長是家常便飯。

  我的同桌叫小何。

  小何是所有老師的公敵。不管上什么課,開小差、搗亂是班中一景,把胖胖的班主任氣得犯了好幾回心臟病。怒發沖冠的班主任果斷動手,教鞭打折了三根,小何仍然不服管教。

  班主任實在沒轍,安排他和我做了同桌,想讓乖學生同化長著惡魔犄角的落后分子。她告訴小何:“不許欺負小姜,否則我叫你爸揍你。”

  轉頭又告誡我:“你要起模范帶頭作用,別讓我失望啊。”

  我和小何對視一眼,各自不屑地轉過頭去。

  開始時我們各自視對方為空氣,不過,當發現我竟然也喜歡看“閑書”的時候,小何便將我劃入“自己人”的行列,我們兩人的關系慢慢好了起來。偶爾看在我的面子上他也會寫幾次物理作業,因為我是物理課代表。物理老師很高興,班主任也很高興。受他的影響,上課時我也敢在課本下塞本小說,或者背著老師和他小聲說幾句。他的世界和我的不同,我忽然覺得學習不是活著唯一應該做的,起碼,不應該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小何告訴我窗外搬來一窩燕子、班長是個說謊精、某老師喜歡吃臭豆腐……從我這里,他也知道了學習并沒有多難,寫物理作業其實很容易。

  物理老師對小何的好感直線上升。有一天,她找我談話:“小姜啊,我想讓小何當物理課代表,這樣他會更努力學習的。”

  “好啊!”我挺高興的。

  物理老師反被嚇了一跳:“你別勉強,你要是不樂意,老師不會強迫你的。”

  其實我真的很樂意,你們能理解一個讀著金庸小說長大的孩子心里有多認同為朋友兩肋插刀的人生觀吧?

  小何開心地拍我肩膀:“老兵帶新兵啊,小姜同學,咱們都要努力了。”可是班主任堅決不同意。

  有次開班會,班干部集體起立聽老師訓誡。班主任說到一半,忽然指著小何的鼻子冷冷地說:“你起來干嗎?”然后對全班說,“小姜還是物理課代表。”小何坐下了,我看見他的手一直在抖,我的也是。我覺得班主任是個很別扭的人。她已經習慣了“壞學生”,當看到他的轉變時,反而害怕了。與其說她想為我這乖學生“出氣”,不如說她非要把“失控”的事態扳回“正常”的軌道上來不可。我們都不需要她這樣做,但我們的意見無足輕重。

  小何被甩到最后一排,班主任沒再給他安排同桌,后來小何恢復了老樣子。

  我不敢跟他說話,怕再給他帶來誤會,只能遠遠地看著他,我恨死了自己的無能為力。

  幸好,再糟糕的青春也會過去。

  小何和我,我們習慣把真實的自我藏在面具的后面,笨拙、被動地去適應大人世界的規則。曾經有一個機會,我們靠得那么近,能夠感受到另一種生活的樣子,可惜稍縱即逝。在很多年后,我們要走很長的彎路才能找到真實的自己。

  我還在路上,不知道小何找到了沒有?

上一篇:超越父親的稱呼     下一篇: 此去經年
成都麻将如何算番 排列3走势图-彩票大赢家 丰禾棋牌官网1369 188nba比分直播 5星老时时彩杀号 快乐10分投注 股票行情卡通 2013七乐彩走势图 捕鱼来了弹头怎么获得 浙江6+1开奖号码 极速11选5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