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麻将如何算番|成都麻将翻数计算,成都麻将怎么算钱

大師們在忙著吵架

作者:張佳瑋 來源:《意林12+》

  什么樣的文章,才叫作好文章呢?

  或者,更進一步:關于好文章,有一個共識嗎?

  我去翻大師們的筆記,可惜,大師們也忙著彼此吵架呢。

  僅論特別知名的大師互掐,就有:史蒂文森吐槽惠特曼,尼采吐槽但丁,斯泰因吐槽安德森,威爾斯吐槽蕭伯納,勞倫斯吐槽麥爾維爾,勞倫斯、福克納和海明威互相吐槽,福克納還吐槽馬克·吐溫,然后馬克·吐溫和愛默生一起吐槽奧斯丁。

  大師們都彼此吵鬧了。那么,究竟怎樣的文章才算是好呢?很難說,因為哪怕是我們自己對好文章的評價,也時刻在變。

  我身邊許多人,對文章好壞的態度,也有變化。大家都是早年間,讀小學語文課本偏向質樸溫和的文章,然后看了兩本風流倜儻的書,覺得這才是好文章。好比《紅樓夢》里,賈寶玉初讀《西廂記》,讀了一身花間金粉氣,年紀漸長,又返璞歸真,覺得《古詩十九首》這樣的詩,才是沖淡溫雅的王道。

  其實中國歷史上,也是如此。像六朝時,大家都喜歡華麗。于是鐘嶸把曹子建列到《詩品》里的上級,因為曹子建“詞采華茂、體被文質、粲溢今古”;陶淵明太沖淡,鐘嶸就小看他了;但到宋朝,蘇軾這樣的大才子,卻將陶淵明推到千古一人的地步。

  所以,判斷文章好壞,不能以某個標準,比如文筆、結構、幽默感、悲憫、思想性、戲仿程度等為硬標準。大概年少的時候會喜歡詞采華麗,成長之后會喜歡沉厚端莊。不一而足。

  所以,評判文章好壞,就沒有標準了嗎?也不是。

  加西亞·馬爾克斯推重福克納和海明威。妙在那二位老先生,彼此看不對眼。福克納風格浩繁鋪陳,海明威則干練簡潔。

  馬爾克斯如何做到喜歡對立的兩個人呢?他沒拘泥于標準和趣味,而是以一個作家身份說:

  “我們寫小說的人讀小說,主要是看這小說是怎么構成的!”

  就是說,看小說構成,能讓人覺出寫一本好小說有多難、多費功夫。許多時候,某本小說也許不那么好看(實際上,相當多大部頭著作都不好看),但是你總能夠約略感受到:

  “雖然不好看,但能寫成這樣,難度極大,非牛人不能為。”

  比如,你吃一碗回鍋肉,判斷標準自然是“好吃”或“不好吃”。但如果你自己下過廚,自然會覺得,“這青蒜苗很好,這肉一定是臀尖的,這肉火候稍過,豆瓣醬下得早了……”內行看門道,就看得出不同了。

  比如,你看一場球賽,判斷標準自然是好看與否。但如果你從事過相關活動,你能從比賽里看出“這個戰術落位很聰明,這次防守戰術變換很及時,這個換人太聰明了,這一連串的反擊路線跑得好……”

  莊子說了,庖丁解牛,到后來目無全牛,那是因為他著意于解牛,研究牛的骨骼經絡,最后得了道。

  許多時候,文章也是如此。真的自己動手寫過之后,便格外能感覺出文章的好壞——設身處地站在經手人的視角,許多事都能更通透。

  這個道理,不只適用于讀書。

  (若子摘自《北京晚報》)

成都麻将如何算番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计算器 北京赛车pk拾开奖查询 蓝洞棋牌游戏下载 历史排五中奖票样 北单竞彩利用 彩友网首页 邮轮公司赚钱吗 彩票开奖查询25选7 海南飞鱼彩票推荐号码预测专家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